矿业三大巨头的蝶变之战:从铁矿时代、青铜时代,走向新金属时代
工业能源圈 2018-07-02 22:07:04
导语:新时代下的矿业巨头,书写哪些新的篇章?

本文来自工业能源圈


矿业三大巨头在一边布局有色金属版图,一边剥离煤炭和铁矿石这些传统资产改善资产负债表。

聊产业、做金融,上潮汐!

从空中俯瞰,智利北部Escondida铜矿山和其间的水利工程,就像是宇宙大爆炸时产生的神秘黑洞。“黑洞”和它的周围是冶炼生产出的红色金属,一半以上用于发电,其他的被投入到正在爆发增长的新能源电动车上。


这种红色金属,动辄可拉动一个国家40%的出口或10%的GDP增长,也可以解决成千上万的就业。这片铜矿既神秘又危险,但在矿业巨头们的眼里是一片宝地。


“青铜时代和铁矿时代,那是我们上学的时候课本里学的。现在世界进入了新金属时代。铜在这个塑造新世纪的应用创新时代,至关重要。”两年前,刚成为英澳矿业巨头力拓集团CEO的夏杰思(Jean-Sébastien Jacques)这么说。


无独有偶。全球最大的铁矿石生产商巴西淡水河谷在去年迎来62岁的时华泽(Fabio Schvartsman)担任CEO后,表示要摆脱过度单一依靠铁矿石的传统印象,在铜、钴、镍等有色金属上要加码投资。


中国钢厂非常熟悉的三位以供应铁矿石闻名的“老朋友”,除了力拓和淡水河谷,还有向来低调的全球最大矿业巨头必和必拓。相较前两者,必和必拓早已落子有色,石油、铜、煤炭和铁矿石四项支柱业务布局较为平衡。


矿业巨头们正从煤炭、铁矿石为主的黑金时代走向有色时代。


在标普全球普氏(S&P Global Platts)全球金属定价负责人Ciaran Roe看来,黑金时代和有色时代是一副动态的画面,矿业巨头们决定切换的因素有很多,这些因素已累积多年。其中,价格预测、供应、需求仍是决定大宗商品命运的重要因素。


瞄准铜资产


1971年出生的法国人夏杰思毕业于巴黎中央理工学院。这所全球最古老的专门培养工程师的百年名校,诞生于第一次工业革命浪潮前夕的1829年。第一次工业革命驱动了钢铁和煤炭的大量采掘和应用。


这位矿业界年轻的CEO在掌舵全球第二大矿业公司力拓之后,除了传统的铁矿石之外,将注意力更多放在了铜、铝以及其他和新能源应用有关的有色金属资源上。


有色金属是对铁、锰、铬以外的所有金属的统称。从狭义范围讲,可特指非铁金属。


除了手握百年难以撼动的铁矿石资产之外,铜是三大巨头瞄得最紧的资产。它是继铁和铝之后,全球第三大最常用的金属。


多位业内人士对界面新闻记者表示,铜已成为仅次于金矿的第二大风险勘查投资矿种,对铜的风勘投资占到所有矿业风堪投资的20%以上。


铜、铅、锌、镍被称为贱金属“四大家族”。由于“四大家族”稳定的市场需求,风勘投入基本稳定在总投入的1/3,矿产勘查投资的目的是寻找规模大、品位高、成本低、竞争力更高的矿床,为矿业公司赢取更高的利润。


“有色金属市场从来都有机会。”标普全球评级企业评级资深董事钟晓玲对界面新闻记者说。


钟晓玲和全球矿业企业打了多年交道。一家大型矿企负责人对她说,“无论市场怎么变化,不论是区块链还是AI,到最后,都需要有色金属来生产设备。”


钟晓玲分析,这一轮新能源产业带动了对铜、铝的需求,经济复苏使铜需求继续上涨。


必和必拓在铜资产方面占了先机。


其铜资产包括南美智利的Escondida矿、Pampa Norte矿(包含Spence铜矿和Cerro Colorado铜矿)、秘鲁的Antamina矿和澳大利亚的Olympic Dam矿。

位于南美智利北部Atacama沙漠的Escondida矿,必和必拓占据其57.5%的权益。力拓和三菱等日本财团分别拥有该矿30%和10%的权益,剩余股份由国际金融公司持有。


该矿始建于1988年8月,是全球年产量最高的露天铜矿,伴生有金矿和银矿。第一批矿石采选于1990年11月,到2016财年,Escondida矿一共产出了超过200万吨的铜。


2017财年(2016年7月1日-2017年6月30日),必和必拓的铜产量为132.6万吨,同比下降了16%。其中,Escondida矿铜产量为77.2万吨,同比下降了21%。


必和必拓对旗下的铜资产有保有舍。


2017年8月,必和必拓加大了对澳洲Olympic Dam矿的投资,斥资3.5亿澳元重启该处冶炼厂。今年6月,以2.3亿美元现金的价格将最小的Cerro Colorado铜矿出售给私募基金EMR Capital。


Cerro Colorado铜矿在2017财年产出6.5万吨阴极铜。BMO资本市场分析师爱德华斯蒂克表示,该矿一直是必和必拓的边缘项目,每年产量少于8万吨、运营成本高、矿用寿命短,在2017年5月就被列入剥离清单。


必和必拓首席财务官Peter Beaten今年3月答投资者问时称,铜的市场潜力巨大,必和必拓的铜组合策略就是为了满足未来电动车市场的需求。2017财年,铜收入占必和必拓总营收的22%。


力拓则花了很多功夫在蒙古国的奥尤陶乐盖铜金矿上。


奥尤陶乐盖铜金矿是力拓在大宗商品价格疲软时期最大的一笔海外投资。2009年,力拓和蒙古国政府达成了投资协议,预计投资60亿美元。2013年,该矿首次出货。随后因双方税收和开采成本等意见不一,导致地下开采项目的谈判搁置两年多。2015年,力拓最终和蒙古国政府达成开采协议。


奥尤陶乐盖铜金矿是世界级铜金矿,其产出可拉动蒙古国GDP的三分之一。满负荷运营的奥尤陶勒盖铜矿的年产量预计超过50万吨,约相当于力拓目前一年的铜产量。


铜业收入占力拓营收的10%左右。除了奥尤陶乐盖矿外,力拓铜矿资产主要包括智利Escondida铜矿(30%权益)、美国犹他州的Kennecott铜矿、印度尼西亚的Grasberg矿。由于印度尼西亚的禁矿领等因素,力拓正在出售Grasberg矿。


对于另一大矿业巨头淡水河谷,铜的分量目前还不算重。


2017年,铜、镍、金银等基本金属业务占淡水河谷总收入的20.2%。“目前,镍、钴和铜的财务表现和生产情况,以及对整个公司的贡献不如我们的期待。希望今后能在这些方面进一步改善。”今年3月,时华泽对界面新闻记者说。


淡水河谷主要的铜业资产主要在巴西、加拿大和赞比亚。2017 年,淡水河谷铜产量为 43.85 万吨,与 2016 年基本持平。


南美是全球最大的供应区域,但该地区每年产量受到不可控的因素影响,比如罢工。矿山开采多年后,产量每年递减,“铜的供给可能出现不平衡,所以现在矿企非常想要拿到好的铜矿。”钟晓玲称。


“现在矿企面临的难题是,要去非洲吗?”钟晓玲称,“非洲有很多很好的矿,但非洲的政治经济投资环境很难把控。如何进入这类市场挑战很大。”


目前铜、锌、铁矿石、镍的现货价格远高于边际生产成本。这意味着只要生产这类金属,企业就有盈利。


标普全球评级假设的金属价格中,铜在2018-2020年的平均吨价将逐年上涨,分别达到6400美元、6600美元和6800美元。镍也如此,未来三年平均吨价分别为1.2万美元、1.25万美元和1.3万美元。铝和金价将持平无变化,分别为2100美元/吨、1250美元/盎司。


铁矿石和锌价则将出现下跌,未来三年,铁矿石的平均吨价预计为65美元、60美元和55美元;锌的平均吨价为3200美元、3000美元和2800美元。


钴镍锂兴起


除了铜之外,有色金属钴、镍、锂也在吸引着三大矿业巨头的目光。


Ciaran Roe认为,这些用于生产电动车电池的金属,在未来会成为矿业镁光灯下的明星。“因为多国政府鼓励电气化,随后工业界就会上马项目。” Ciaran Roe说。


必和必拓在2017年决定投资4300万美元建设新的硫酸镍精炼厂,这座工厂将于2019年4月正式投入使用。硫酸镍是锂电池的必备原材料。


据路透社报道,力拓在2017年11月考虑竞购全球最大的锂生产商之一智利Sociedad Quimica y Minera S.A.(下称SQM)。近期有外媒称,其将退出对SQM的竞购,但消息尚未被证实。


力拓在塞尔维亚的Jadar硼酸锂项目已在进行可行性研究。3月24日,夏杰思曾对界面新闻记者表示,该硼酸锂项目和新能源电池市场相关,在未来18个月,会对该项目进行市场、地质、技术方面的可行性研究,然后酌情考虑是否要开发该项目。


淡水河谷本身就是全球最大的镍生产商,坐拥加拿大拉布拉多的沃伊斯湾矿。

6月12日,淡水河谷和Wheaton贵金属公司、Cobalt 27资本公司分别签订协议,向两家公司合计销售自2021年1月1日起开采的钴产量的75%。这些钴将来自现有的沃伊斯湾矿以及沃伊斯湾地下矿扩建项目(VBME)。此次交易首付款为6.9亿美元,后续款项将按照交付时钴价的约20%支付。


沃伊斯湾矿自2005年投产,已出产了超过60万吨镍、40万吨铜和1.2万吨钴。VBME项目将延长沃伊斯湾矿的开采寿命,是淡水河谷近年来宣布的首个重要投资项目,将使淡水河谷的镍、铜和钴的预估年均产量分别提升至4.5万吨、2万吨和2600吨左右。


但对于锂和钴的市场预测,巨头们有不同的意见。


必和必拓首席财务官Peter Beaten认为,锂、钴和铜相比,虽然增长很快,但属于小众市场。


“我们考虑两点:第一,目前全球锂、钴需求旺盛,但供应增长也很快,各种游资都投入进来。第二,虽然增长很快,但锂在未来相对仍是小众市场。”Peter Beaten说,“必和必拓是大公司,需考虑大事情,有时也会考虑这些小市场。但整个电池产业链的发展是动态的,对此将审慎思考。”


Ciaran Roe对界面新闻记者称,钴这两年成为热词,是因为咨询顾问、分析师、能源公司和汽车生产商都在预测电动汽车应用在增长。


他认为,问题关键在于钴的供应是否能支持需求的增长。很少有原材料供应如此依赖一个国家——钴主要产自刚果(金)。其他现有的钴矿供应并不能满足预测的需求增长。因此,钴的潜在客户已在考虑改变电池生产工艺,以减少对钴的依赖。


买家中国


在全球矿种的勘测变化背后,有着中国需求的影响。


进入21世纪,中国对铁锰铬、铝土矿、钾盐、煤和铜铅锌镍等有色金属的需求急剧增加,影响到全球对勘查投入矿种的选择。


中国矿业联合会高级资政刘益康曾告诉界面新闻记者,商业性矿产的勘查市场具有周期性,起伏较大,大约十年为一个周期。


“矿山从勘查、可行性研究、矿山建设到矿山投产,一般需要十年以上。”刘益康称,当矿产品市场需求旺盛时,刺激了勘查收入上升,随之一批新的矿床被发现,继而投入生产,造成了矿产品市场供应相对过剩,勘查投资则出现下降态势。因矿山寿命有限,一批矿山生产能力消失,当再次出现矿产品相对供不应求时,勘查投资再次上升,出现周期性的变化。


根据加拿大金属经济集团(MEG)的调研,这种周期性与黄金价格的起伏同步。历史上,商业性矿产勘查投入峰值分别在1967年、1987年、1996年、2008年。


但2008年之后的周期,出现和此前不同的态势:2009年趋冷,2010年回升,2015年趋冷,2017年开始回升,呈“v”型反复。


刘益康认为,金融危机之后,金、银、铂和金刚石等保值作用更加凸显,某些矿产品如铁矿石出现金融化的趋势,偏离价值。“金砖四国”和“灵猫六国”等新兴工业化国家对原材料需求巨大,尤其是中国巨大的需求,导致2010年那一轮矿产品价格上扬。


标普全球普氏(S&P Global Platts)全球金属定价负责人Ciaran Roe对界面新闻记者说,中国无疑是金属需求的领头羊,消费了全球一半的金属。


必和必拓在2017年底发布的《看好铜市场的十大理由》中提到中国需求时称,中国一、二线城市居民已经形成了都市生活方式,但来自三线及以下城市的居民,以及约占中国总人口数47%左右的农村地区居民对于铜的需求潜力还未得到充分释放。另外,提高城市住宅质量的过程不仅仅是居住空间,也是如何利用布(铜)线来提升优化居住功能。


夏杰思称,中国新能源汽车市场发展非常迅速,相信7-10年左右,中国一线城市会有大量新能源汽车。不过,力拓目前主要关注铝土矿、电解铝和铜矿如何从新能源汽车发展中得到更大的机遇。


时华泽对界面新闻记者表示,未来几年,电动汽车、电池市场,尤其是中国市场会有较大发展,将带动镍、钴和铜这些原材料的需求。


剥离传统资产


自2008年起,大宗商品价格跌宕起伏,好三年坏三年。在钟晓玲看来,矿企正面临着潜在的信用风险。包括三巨头在内的优秀受评企业,短期债务比重大、生产成本不断上升。这两项直接影响企业融资以及盈利率。


”最近四年,抽调的企业并没有把现金流用在偿还绝对债务方面。”钟晓玲说,如果企业绝对负债较高,对价格敏感度则非常高,一旦大宗商品价格出现意外波动,企业财务指标就会大幅恶化。


因此,矿业三大巨头在一边布局有色金属版图,一边剥离传统资产改善资产负债表。


对于传统工业时代必不可少的“黑金”——煤炭和铁矿石,力拓选择了彻底剥离和有选择剥离。力拓从煤炭业务获益匪浅,但其18%的股东投票赞成力拓做出剥离煤炭资产的投资策略。


力拓在2012年开始“瘦身”。彼时,大宗商品的狂欢盛宴戛然而止,行业调头下行,所有的矿业企业都在为改善资产负债表减支瘦身。


2013年,力拓开始考虑出售煤炭资产。2014年10月,它将莫桑比克煤炭资产出售给印度国际煤炭企业私人有限公司(ICVL),作价5000万美元。


截至2017年初,力拓已经宣布或完成了至少77亿美元的资产剥离。这些交易包括出售力拓的Clermont煤矿、Bengalla煤矿和Mount Pleasant煤炭项目等。


近两年,力拓又一口气出售了联合煤炭(Coal& Allied Industries Ltd.)、Hail Creek、Valeria和Kestrel煤矿。Kestrel是力拓最后一处煤矿,它的出售意味着力拓彻底告别煤炭业务。加拿大皇家银行在报告中称,此次出售将使力拓成为唯一一家没有煤炭资产的矿业巨头,这将增强其对投资者的吸引力。


铁矿石资产在力拓的业务版图上一向排名最重,2017年铁矿石占其营收的43.6%。力拓最重要的铁矿石资产在西澳皮尔巴拉地区,此外还分布在北美和西非。


对于和淡水河谷相争、以至诉讼到美国法院的西非几内亚西芒杜铁矿石资产,力拓在2016年10月底考虑以11亿-13亿美元的价格,将所持股权转卖给最大单一股东中国铝业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中铝)。不过该交易至今未有下文。夏杰思曾称,力拓的铁矿石资产将集中在西澳和北美。


目前,必和必拓则在寻求买家脱手北美页岩油资产。去年8月,它宣布将退出美国页岩油业务,资产总体估值挂牌价为140亿美元。


必和必拓于2011年天然气价格处于高点时进军北美页岩行业,投资了数百亿美元,成为美国墨西哥湾第四大产油商、美国第八大页岩油开发商。但之后石油天然气价格不振,必和必拓北美的页岩资产减记近130亿美元。


自2015年以来,淡水河谷将主要精力转向放成本削减、更高质量矿床上,不重要的资产将出售,比如化肥业务。今年1月,淡水河谷与美盛完成化肥业务交易,带来了37亿美元的现金流。


2017年四季度,淡水河谷关停了一些持续亏损的工厂,包括位于加拿大的两座矿山和位于中国台湾的一家镍精炼厂,并准备计划在2018年关停更多工厂,如位于阿克顿的贵金属精炼厂以及位于汤普森的冶金精炼厂。


此外,从2015年起的两年半时间内,淡水河谷将旗下19艘40万吨级超大型矿砂船Valemax出售给中国船东,从中获益19.41亿美元。


淡水河谷还有10.89亿美元来自出售MBR公司36.4%的优先股,另有9亿美元来自另一项交易。淡水河谷称,加上运营持续产生的现金流,能使其在短期内实现净负债削减到100亿美元的目标。

(本文经扑克投资家采编,并已标注来源,转载请注明原始出处。添加扑克投资家微信号:puoketrader,第一时间获取大宗产业与金融领域最有温度的研究资讯。)
0 条评论
登录 后评论
推荐文章
重磅!下半年黑色金属走势的核心逻辑和驱动力
智咖专访 | 关于黑色市场的未来,这三位智咖的声音你一定要听
股、债、汇、商品:13家券商告诉你,下半年你的钱该往哪投?
矿业三大巨头的蝶变之战:从铁矿时代、青铜时代,走向新金属时代
不一样的声音:美国教授带你解读特朗普对中国贸易制裁的声明
黑色金属2018下半年怎么走?这里有一份核心逻辑&策略
X
取消
意见反馈
关注扑克投资家